压得住阵脚的“虎威班长”

  走路虎虎生风,干活生龙活虎,管理龙韬虎略――虽说是个女人,但44岁的赵玉红一如她的属相,气场里透着满满“虎威”。

  赵玉红是吉林化纤集团奇峰公司毛条车间工艺甲班的值班长。工艺甲班由拉断甲班、针梳甲班组成。“作为两大班组60多名员工的头儿,如果没两把刷子、没有点虎威,还真压不住阵脚。”该集团工会主席郝佩君笑言。

  在赵玉红的带领下,工艺甲班连续6年在公司综合排名第一,还获得“全国郝建秀式班组”“全国安康杯竞赛优秀班组”等荣誉称号。

  想尽办法搞培训

  吉林化纤的腈纶产能居世界同业之冠,赵玉红所掌管的两大班组把守的正是成品出库前的最后一道工序:将长长的腈纶纤维拉断,再对其进行两次针梳,从而让毛条更均匀、更平滑顺直,最后将梳理完的毛条卷成球形,以便下游客户上机纺织。

  “这个工作看似简单,但生产中要保证条干粗细一致、均匀顺滑,每米毛条的重量要控制在23克,每个毛球的重量控制在16公斤,而且对球形也有要求……如何调整机器、判断故障、分析物料存在的问题等等,其中有不少技巧。”6月11日,赵玉红对本报记者说。

  近几年,工艺甲班新进员工较多,新人占比近50%,其中不少是周边菜农。为尽快提高新人的业务素质,赵玉红想尽办法。

  带队到兄弟班组学习是工艺甲班在公司的独创。“现场能发现很多小窍门!”针梳工王红感慨地说,“到工艺乙班对应岗位观摩后,我才明白为啥我操作不如人家!遇到哪个机台不好开,我只知一个劲地埋头处理,而人家是去后面查哪桶料有异常,在进入梳箱前及时把异常物料挑出来。”

  “分配岗位时,一个新人前后左右的紧邻机台,我会安排一位老员工,并且规定:新人独立顶岗2个月内出问题,师傅一并受处分。”赵玉红说,“以老带新,我还有个要求――绝不能因新人干活慢,师傅就自己上手替他干,让新人在一边抱膀瞅,必须倒过来,师傅在一旁抱膀瞅。否则,新人永远长不大。”

  班前会上雷打不动的“每天一题”微培训,赵玉红绞尽脑汁改进教学方式:“最早是宣贯式,www.676789.com,我讲,大家听;后改为提问式;再后来又增加了分享式、情景式、讨论式。头一天我看谁活干得好,第二天就让他在班前会上介绍经验,组织讨论。这样一来,讲的人记忆深刻,听的人也入脑入心。”

  用好90后赢未来

  工艺甲班90后员工超过40%,如何驾驭好这群职场新生代,是个不小的挑战。

  “不像70后上有老下有小,迫于生计,能承受更多的苦累与压力。90后大多对收入不是太在意,没钱自有爹妈给,他们更在乎自己的存在感、价值感。如果感觉被忽略、不开心,说撂挑子就撂挑子。反之,他们会源源不断给你提供新想法……”为此,赵玉红主动将管理方式从“严罚痛批法”调整成“赏识激励法”。

  “以前,我上现场就是挑毛病。现在,我上现场主要是找员工优点,然后在班前会上公开表扬他。过去,组员见到我都规规矩矩,就怕挨批。如今,大家都极力想好好表现,得到肯定比奖励他几十元奖金还让他高兴。”赵玉红扬眉道,“用人长处,人人可用!”

  22岁的关泽民曾在修配厂干过,对设备有自己的一番见解。一天,他找到赵玉红说:“我这台机器出现点问题,下机料有粗细节,我认为应该调大预牵伸的隔距。”赵玉红明知此现象与隔距无关,却未直接否决,而是赞他愿动脑、爱思考,并支持他按自身想法试一试。试过之后,小关发现无效,于是虚心向老师傅请教,吃透搞懂了问题所在。

  有的90后想法奇特,天马行空,赵玉红便因势利导,鼓励他们大胆提合理化建议。班组机台上有个机械加压臂,职工无意间碰到,会掉下来砸到脚。有青工建议将其固定,老职工闻言直摇头:“经常要加压卸压,怎么能固定?”赵玉红却认为不妨一试。她请来钳工帮忙,最后给加压臂加了一个挂链,连在机台上。困扰班组多年的一个安全隐患由此消除。

  “看到自身想法得到尊重甚至被采纳,年轻人会信心倍增,干活劲头都跟过去不一样!”赵玉红说。

  鉴于90后思想活跃,接受能力强,而老职工往往墨守成规,不愿改变,赵玉红还经常在新操作方法的执行、新规章制度的贯彻上,率先从青工群体入手推广实施。“以新促老”收效显著,成为工艺甲班的管理特色。

  “90后是当前产业工人队伍的生力军,我曾在书上看到一句话:如果你能用好90后,你将赢得未来。”说这话时,赵玉红的眼睛很亮。

  宽严相济都是爱

  赵玉红管辖的班组,女工占了大多数。“男同志不太注意细节,而女同志不一样。你今天让她干了啥,让我干了啥,谁干多干少,奖金开多开少,甚至跟谁挨着看机台,女工心里都会计较。所以,管理上无论大事小事都得给大家一个合理解释;话说深说浅都要把握好分寸。”谈起管理经,赵玉红“一套一套”的。

  2010年,赵玉红调到工艺甲班不久就发现一个问题:有的人上厕所去了,旁边工友不会帮她照看一下机器,只顾各干各活。

  “众人拾柴火焰高。即使每个人单打独斗能力再强,没有团队意识,不考虑大局,班组也不可能胜出!”赵玉红大会小会上反复给大家“洗脑”:“在一个班组就是一家人,谁希望别人说你家不好?何况,你帮别人也是在帮自己,你总是不帮别人,当你遇到困难时,别人也不会帮你……”

  虽然道理苦口婆心讲了一遍又一遍,但个别员工还是我行我素:“什么家不家的,我不在乎,我来就是挣钱的!”见状,赵玉红“敲山震虎”,拍了桌子:“班组就是我的家,谁要不为这个家好,就是跟我对着干!”

  “我琢磨工人,她们也琢磨我。渐渐的,互帮互助多了,各自为政的没了。”赵玉红对记者嘿嘿一乐。

  宽严相济,还体现在赵玉红在公司首创的“站立式班前会”上。

  以前坐着开会,组员啥坐姿都有,显得懒散。改成站着开会,有助于集中注意力,提振士气、锤炼作风。这是严。

  班前会上,赵玉红会暗中观察每个人的状态,情绪低落的、身体不适的、酒后亢奋的、焦躁不安的……总之,当组员状态异常时,赵玉红会视情况决定当天是否安排其上机。会后还要关切地询问,对遇到烦心事的,谈心疏解;对与人闹了矛盾的,居间调停。这是宽。

  无论严或宽,其中倾注的都是赵玉红对班组、对组员的爱。

  为了让每个员工都能感受到班组的温暖,赵玉红制定了员工生病必访、家遇困难必到等“四必访”“三必到”原则,还时常组织大家爬山、滑雪、做拓展训练……“组员每天工作高度紧张,必须为大家营造一个愉悦和谐的班组环境。”。